女人之家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

被家暴,逃家,60岁当主播:“我不敢老,我还要养儿子。”

2021-12-03已围观来源:互联网编辑:女人之家

吕爱梅很爱笑。

常常看到她都是眼睛弯弯的笑着。

60岁的女人了,神情中还透着几分天真,像是没有经历过苦难的样子。

但是了解吕爱梅的人总会说:她太苦了,一辈子没享过福。

是啊,外人看来,吕爱梅这一辈子太辛苦——

两个儿子先后患上渐冻症,丈夫家暴,经济拮据……一座座大山试图压倒这个女人。

但如今我们看到这个女人,并非通过苦难,而是抖音上几百个美食视频。

「吕爱梅,一个女人的幸与不幸」

在吕爱梅看来,自己是有过一段幸福平凡的时光的。

她没有什么大的野心,相夫教子、操持家务,家庭就是她的战场,她的世界。

在这个范畴里,她做得很不错。

丈夫朱二毛年长她13岁,胜在为人老实本分。

“人老实,对我好,能赚钱。”吕爱梅要的向来不多。

当初朱二毛有头脑,敢闯荡,在1982年就成了村里有名的万元户。这一年,他们的孩子朱小强降生,让这个家庭看起来格外圆满幸福。

直到朱二毛有一天,突然听不见了。

夫妻俩赶快去了医院,诊断得知:朱二毛双耳失聪,神经性耳聋。

“没事,咱们治!”最初夫妻两人还心怀希望,但随着一次次失败,随着家底被掏空,绝望和失落压垮了朱二毛,也压垮了这个家。

那个老实本分,头脑灵活会做生意的丈夫好像和他的听力一起消失了。他开始不事生产,成日怨天尤人,脾气也变得日渐暴躁。

当时的吕爱梅没有想过停止这样的生活。

一个传统的农村妇女,忍受已经成为了她习惯的一部分。再看看孩子健康快乐成长,也就没有什么不能忍了。

1990年,年仅8岁的朱小强突然浑身无力,无法行走。但是当时家里已经为了给朱二毛看病一贫如洗 。

“没钱去给小强看,县医院都没去成。”说起这段经历,吕爱梅有遗憾和愧疚。当时家里贫困,大儿子直到瘫痪,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病。

后来,瘫痪在家的朱小强靠着听收音机,了解这个世界。听坏了3个收音机后他才知道:自己这是肌萎缩侧索硬化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渐冻症”。

1996年,14岁的朱小强彻底瘫痪在床。吕爱梅变得格外忙碌起来。

抱着儿子起身、洗漱、出门,一口一口喂儿子吃饭,填满了她的生活。很辛苦,但她从未想过放弃自己的儿子。她要儿子活着,体面、干净地活着。

为了挣钱,她临产前还在地里割麦子。

“跪着割,没钱嘛,当时什么都吃不上。”

为了挣钱,她走街串巷做生意,卖过麻花,卖过小吃 。

在这期间,她又生下了大女儿和二儿子朱小猛。

她同样对两个孩子倾注了大量心力,只祈求他们健康平安。

然而,又一次,渐冻症再次给予这个千疮百孔的家庭重击。

「逃跑与求生」

10岁那年,朱小猛和哥哥走入了同一种命运。

“渐冻症”。

朱小强劝说母亲 ,一定要带弟弟去大医院看看。

最终在石家庄的医院,朱小猛确诊了肌萎缩侧索硬化 ,朱小强在收音机中获得的答案也终于得到验证。

仅仅4年后,朱小猛瘫痪在床,从开始可以自己吃饭,到后来只有两支手指可以动。

这也彻底压垮了朱二毛,失聪后所有的负面情绪,人生的不得志,孩子不健康的悲剧……转化为暴力,一拳一脚都打在了吕爱梅身上。

这个家最后一层维系表面平和的窗户纸,破了。

吕爱梅依然忍着,期间生下了小儿子。

但她怎么都想不到,健康的小儿子的诞生,让朱二毛变本加厉。

“都怪你。”两个儿子的残疾,被丈夫朱二毛当做罪责,怪罪于与吕爱梅。

而有了健康的儿子,朱二毛更是将卧床的两个儿子当做自己人生的耻辱。于是,拳头开始落在两个儿子身上。

当朱二毛的暴力因子不再受控,吕爱梅有了逃跑的想法。但是她始终在思考、犹豫,直到大儿子拍板定案。

“这个家待不下去了,不走等着他打我们吗?”

其实吕爱梅也想走。

“在那待着,我这俩孩子都不能出去看看天。左邻右舍歧视你嘛,就觉得你家里有病人,都躲着。”因为两个儿子的病,他们一家在村里很受歧视,儿子都很少能出门看看太阳。

于是那一天,一直任劳任怨,勤勤恳恳的传统女人好人吕爱梅,做了人生中最壮烈的一次叛逆:逃家。

一辆电动三轮车,两个瘫痪的儿子,一个年幼的孩子,一个不认字的农村妇女,从家乡出发,目的地:郑州。

「可以穷,但不能哭」

“没有亲戚,没有钱。”吕爱梅很爱笑, 时常爽朗大笑的她谈起那段时间,还是会久久地沉默、哽咽。

“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。”

开始露宿街头,几乎靠乞讨为生。

只不过生性乐观的吕爱梅,还是会在苦难里找到自己的糖。

城里人都很好 。她总是觉得自己遇到了太多好人:民警、城管、环卫工、小商贩、附近上学的小朋友……都曾给予他们帮助。

在外打工的女儿听说母亲在郑州,赶来为他们租了房子,吕爱梅才算在城里短暂安定下来。

为了生存下去,她去买了个二手音箱,带着两个儿子去街上唱歌。

第一首歌,就是阎维文的《母亲》。

吕爱梅不识字,但她听得懂那首歌。

啊,这个人就是娘 /啊,这个人就是妈 / 这个人给了我生命,给我一个家/ 啊,不管你走多远,不论你在干啥 / 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咱的妈

曾经有人对他们说,让吕爱梅把两个孩子的上衣脱掉,这样看起来更「惨」,可以赚到更多的钱。但是他们一家人不愿意。

“我的孩子身体不好,但有尊严。他们明事理的。”大概是这样的想法,让一家子的生活虽然辛苦,却让人不只是感到同情,更多是敬佩。

对于吕爱梅来说,穷点累点,但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有希望,只要活着就有盼头。

“每天睁眼,看到孩子们都好好的,我就安心。”

所以她总是笑,生活再苦,她也会爽朗大笑。

即使每天要照顾两个孩子的生活起居,对于她来说愈发吃力,但她最幸福的事情,依旧是看到两个儿子好好活着。

2017年,朱小强的病情突然恶化,被推进手术室切开了喉管。

几次鬼门关来回,吕爱梅想起来还胆战心惊。

她殷殷切切哭喊着,:“小强,小强,你可别把妈妈丢下。”

吕爱梅也还是会流泪的,她没那么坚强,只是为母则刚。

「谷底与重生」

朱小强似乎听到了呼唤,顽强地活了下来。

只是从此之后再也离不开呼吸机。

从前唱歌谋生的法子不能再用,吕爱梅也无法出去打工,因为儿子一秒都离不开人。

逼到绝路上,他们想到了「直播」 、拍摄短视频。

拍摄的主题,是做美食。

在给抖音号起名时,儿子们一致敲定,就叫“有娘就是福”。用朱小猛的话说:“妈妈就是我们的空气和水。”

吕爱梅开始对于这些一窍不通,常常拍摄了一天素材,最后无法使用。

有时候忘了按拍摄键,有时又忘了结束。

角度摆不好,拍了好久,最终一看只拍到一个角。

“经常她辛苦了一天,但都不能用。我看着也挺心疼的。”朱小猛心疼妈妈的辛劳,却对此无能为力。

吕爱梅却把儿子的好挂在嘴边。

儿子是聪明的,是努力的。二儿子朱小猛依靠两个能动的手指完成所有视频的剪辑,同时如果有采访和合作的邀请,也是朱小猛在负责接洽。

娘仨就这样,跌跌撞撞走在 “创业”的路上。

最初,朱二毛来找过他们,看到吕爱梅做直播,他一把摔了设备,指责吕爱梅不务正业。

但她已不是当年那个逆来顺受的好“妻子”。“他不给播就不播了?都要吃不上饭了。”吕爱梅只想给自己和孩子找条活路,只要不偷不抢,怎么不是正业?

开始收入不多,所以吕爱梅只敢做最最普通的家常菜。食材都价格低廉。

“粉丝叫我做猪骨头,我总说下一次,有时间做。其实我就是不舍得买,猪骨头多贵啊,买了说得不好听,几天生活费都没了。”

说起自己的囊中羞涩,家庭的贫苦, 吕爱梅依旧笑得开朗。

后来逐渐累积了一些粉丝,在大家的建议下,吕爱梅的抖音直播带货也正式开始了。

说起直播带货这事,吕爱梅觉得自己做回了老本行。

“以前在老家,什么都做过,走街串巷做生意,这做着做着又做回来了。”

每天晚上,20点开始,吕爱梅就笑着开始直播了。

在镜头前,她保持着爽朗和快乐,其实很少有人知道,她因为长期的劳累,经常感到全身疼痛,有时要吃止疼药才能继续直播。

当问起吕爱梅要不要休息时,她总会笑着说,没事。

因为她觉得抖音直播带货 ,对他们一家来说是太好的工作了。儿子不用在外受风吹日晒,可以安安稳稳地在家待着,她也方便随时照料。最重要的是,这份工作带来的不仅是可观的收入,更是体面、尊严、自食其力的机会。

“我以前从来不舍得买肉,买零食。后来有些观众,厂家会给我们寄来。尤其是厂家会寄来样品,我儿子就试吃。”

吕爱梅美滋滋的,似乎有了天大的好运,似乎老天从未如此眷顾她。

“现在敢花钱了。那天我买了牛奶,给孩子们喝,我以前从来没舍得买过。”当我问起做抖音电商之后生活有没有改善时,吕爱梅笑着向我“炫耀”。

虽然抖音电商带来的福利像是天上掉给吕爱梅的馅饼,但一家人依旧将这份幸运怀揣得小心翼翼 :“不好的东西咱不卖。”他们选的贝贝南瓜、铁棍山药都是有品质的爆款食材,再加上吕爱梅一手好厨艺的加持,受到很多网友追捧。

即使每天已经超负荷在工作, 吕爱梅和儿子依旧坚持试吃、选品。

她称呼收看自己直播的观众是孩子,是家人。她没什么文化, 却不妨碍善良朴实。

谈及抖音直播带货,吕爱梅想得是,支持孩子的想法,也解决一下经济的困难,希望未来有一天,医学进步了,孩子的病能治了,可以放心去治疗。

而吕爱梅的孩子们想的却是,如果有一天他们走在妈妈前面, 妈妈能够以此为生安度晚年。

这温柔的双向奔赴,他们无法诉诸语言,却全埋进了生活艰难繁重的日常。

吕爱梅依旧很忙,采访途中她还要顾着为儿子翻身 。

生活的苦难由残疾和病痛组成,它不会在这个家庭戛然而止,它绵延不绝。对命运困难的顽固抵抗或许不起作用,但这不妨碍吕爱梅笑着打开抖音直播, 说一声“家人们好,我是吕妈妈。”

就像吕爱梅说的 ,“笑着活比哭着活有力气,我们先顾好活着时候的事情。”

往期阅读

抖音电商重拳打击内容违规 超万名创作者带货权限永久封禁
中年”叛逆“辞职卖花,他在抖音电商开启人生新事业
没钱没背景,北漂7年回东北的男人,能活成啥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