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之家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

在尔冬升的故事里表现惊艳,为何在陈凯歌指导下,演出车祸现场?

2020-11-03已围观来源:互联网编辑:女人之家

《演员请就位》中陈宥维和孙千,上演了一段迄今为止最为“车祸”的演出现场。

陈宥维饰演的果郡王,一难过观众就想笑,一哭一抖一深情、观众就更想笑了,最后喝下毒酒死去的动作、简直长在笑点上,太好笑了!

明明是大悲剧,活活演成了跑偏的诡异喜剧。

这段里的孙千,表现也很糟糕。

值得夸奖的是,她面对陈宥维的鬼畜兴奋表演没笑场,努力让自己沉浸在悲伤情绪里。

虽然表演本身不及格,但让人看见了她强大的信念感

事实上,对比陈凯歌导演《甄嬛传》中的孙千,和上一场里孙千的表现,简直判若两人。

此前,孙千和张海宇一同出演了尔冬升导演的原作品《我是路人甲》,其中孙千饰演在横店混不出头的心酸小演员,表现很自然,情感很真挚。

这个角色和孙千平常演的偶像剧女主角,完全不是同一个类型。

但她拿捏得不错,让人能看出这个小姑娘其实有很多可能性、有很大的潜力空间。

谁能想到呢?表现出色赢得了选择权,却选了一个不适合的角色。

“撞大运”合作大导演,真正迎来的却是过山车一般的大起大落时刻,坠落谷底。

孙千为自己选择了《甄嬛传》,理由是平常没有机会演、特别想演。

显而易见,这个角色她不适合。

如果是出演少女时期的甄嬛、或许还不至于酿成惨剧,但她演的偏偏是最后的悲情大戏。

彼时的甄嬛,人生起起落落、劫波渡尽,根本不是一个年轻小姑娘能轻易驾驭的角色。

当然这样的车祸现场,不完全是孙千能力不够,导演、对手戏演员的不到位、舞台限制等等诸多因素,都非常影响发挥。

一,剧本和导演的定调。

这版《甄嬛传》的改编非常奇怪。

皇上问甄嬛对果郡王有没有私情,甄嬛回答说有,皇上还挺高兴“这就是朕喜欢你的地方”。

果郡王替换毒酒的原剧情,也被改成了“皇上让我在家里喝过毒酒啦,你替我喝下的其实没毒哇”。

做出这样的改动,出发点或许就已经跑偏了。

《甄嬛传》不是一部从实际出发的剧作,其中诸多人物动机、未必能经得起本格推理式的细细琢磨。

但《甄嬛传》出现在合适的时间,成功将言情剧的内核放进深宫不自由的故事框架里,将爱而不得的怨憎会放进争宠倾轧的故事节奏中

类型本身很独特,自带一套独门独路的叙述画风。

陈凯歌导演大概是想打破这种画风,想解决其中逻辑不合理、人物动机虚假的问题,但不尊重类型、强行求“高级”的做法,最后相当失败。

剧本本身就有很大问题,导演给的方向,似乎也很错位。

原本,孙千和陈宥维两位新人,努力模仿原版里孙俪、李东学的姿态深情和节奏。

陈凯歌导演大手一挥:(音量太小)出去跑几圈high起来。

心爱之人诀别的悲情戏份,为什么要跑兴奋了再演?

网友看着兴奋的陈宥维,总感觉他下一分钟就要爬起来说“哈哈哈太好了那我不死了”。

归根结底,问题或许在于傲慢。

大导演或许总觉得《甄嬛传》这样的作品不够优秀,总想大刀阔斧改出点“更高级”的东西。

事实上,甄嬛传这样高度类型化的东西,根本不适合做“陈凯歌式”的调整。

面对这样的车祸现场,在座的各位还竭力为陈凯歌导演挽尊。

一向说真话的李诚儒老师,这次炮火集中对准的不是台上的陈宥维、孙千,也不是陈凯歌,而是甄嬛传原导演、原编剧。

大批一通这样虚假的内容,披着历史剧的外衣、根本不是历史剧。

赵薇更是多次声明“不是(舞台上这版)导演编剧的问题”,明明这版导演和编剧的问题都很大。

但陈宥维的表演实在太差,非常适合当“编剧导演砸锅”的遮羞布。

事实上,孙千也好、陈宥维也罢,换一种打开方式,或许都还“有救”。

二,正确的打开方式。

尔冬升导演最终给孙千发了一张A卡,他给这张卡,应该不是基于孙千在《甄嬛传》里的表现。

孙千自己对网友的调侃和批评,都照单全收。

网友说这段像“孙答应和狂徒”,她便自己提及孙答应。

还自称“假”嬛,承认短板、虚心接受的态度非常好。

尔冬升导演之所以选择她,很大可能是因为上一场她在《我是路人甲》里的表现自然生动。

事实上,尔冬升导演发卡之后,和孙千那一段互动也很可爱。

尔冬升导演故意板着脸说“你不好我会骂你的哦”。

孙千回答“您打我都行”。

导演又说不许迟到等等,态度好可爱像碎嘴子的中学教导主任,孙千忙不停答应,但在听到“不许自己买衣服(不好看)”的时候,明显楞住了,犹豫了一下。

非常可爱。

赵薇导演当时就说“你们俩这段,剪完直接就是一部剧”。

显而易见,如果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,选对正确的角色,合作适合的团队,孙千显然可以带来水准以上的表现。

至于陈宥维,这段表演实在是非常一言难尽。

种种大悲大痛的情绪,他演出来全都是让人发笑的。

但如此不及格的一场表演,也让人好奇:假如真让他演喜剧,还能让人笑吗?

事实上,对比第一场里他强行抖手的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这段他表现确实有进步(虽然有进步是因为起点低)。

在一个竞技性的、淘汰制的比赛当中,陈凯歌导演给他A级卡片,显然很不公平,对其他有表演水平的选手有失公允、过于残酷。

但如果离开比赛的语境看陈宥维,或许他未来真能学表演也未可知。

(没有说陈凯歌导演给这张卡是公平正确的,仅仅是假设脱离比赛语境)

《演员请就位》第一季中的陈凯歌导演,给人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是“大导演特别擅长指导演员”。

经他一点拨,演员对于角色的理解瞬间更深入、更清晰。

但这一季里,陈凯歌导演展露出的面相,却是片面追求所谓高级感。

《误杀》片段里,试图让两位母亲达成“某种程度上的和解”。

这一定更高级吗?

事实上,陈思诚版本电影里,陈冲饰演的母亲本就很复杂,有职业角色上的阴毒狠厉,也有母亲身份里的可怜可悲。

角色弧光非常饱满。

倪虹洁也好、胡杏儿也罢,多位实力派女演员从一开始就都很想演这个角色,可见角色很饱满。

一定要让有血海深仇、不共戴天的另一位母亲,将手放在她肩膀上,才更“高级”?

这样片面的高级,未尝不是一种狭隘的套路化的倒退。

带着这样的伪高级要求,去指导戏剧难度本就超标的年轻演员,呈现出车祸现场、大概也并不稀奇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