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之家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

赵国往事之悲情权臣:晋国的命运,荀瑶的命运,真的是紧紧相连

2021-12-04已围观来源:互联网编辑:女人之家

智伯瑶,作为我们研究战国历史开端时不可跳过的人物,经常出现在各类有关三家分晋的故事或者评论中。其中,大部分评论都认为智伯瑶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,他的失败是咎由自取的。那么,这种评论是正确的吗?

我认为是不对的。忠于晋国有什么错吗?一点毛病也没有啊。相反,有这样思想的,应该称得上忠诚才对。

我们研究历史,切忌完全以成王败寇的理论来评论一个人物。应该以历史的客观规律来评价人物的功绩。

战国是我国由奴隶制走向封建制度的过渡阶段,在这一阶段中,许多代表着奴隶制度的人或者物件都要随之破散毁灭。以晋国来讲,晋国国君就是晋国奴隶制度的象征。

晋国分为六卿之后,六大卿大夫的家族也开始站队了。有的家族认为要想强大晋国,就必须强大国君的力量,比如智氏。有的家族则认为晋国存不存在已经没有必要了,为今之计,应该分割掉晋国,自强求生。比如韩赵魏三家。

按照君臣道义上来说,智家的想法没毛病。但是,按照历史的客观规律来讲,反而是看着不正义的韩赵魏做对了。因此,我们可以说,韩赵魏三家分晋,并不是一场家族之间的内斗,也不是简单的权力的游戏。而是一场新时代与旧时代的角逐,是一场对错和得失的血的辩论。

展开全文

在这场角逐与辩论中,想要与国君同强大的智伯瑶注定被吞噬,就好像一个人天生就欠了一个亿。那么,智伯瑶真的是一个像历史评论中说的那样一无是处的人呢?

一个人成功了之后,永远喜欢把对手写得特别弱智,或者性格不好。韩赵魏也不例外。但是,智伯瑶真的那么刚愎自用吗?我想,只有韩赵魏三家自己清楚智伯瑶的威力。

想客观研究智伯瑶,我们除了借鉴《国语》、《资治通鉴》以及《史记》等负面记载比较多的史书之外,还需要阅读《吕氏春秋》,《战国策》以及《左传》等记载智伯瑶优点和能力的书籍,从而客观地评论智伯瑶。

智伯瑶,本名荀瑶,在智宣子的五个儿子中,能力最强,身材高大,鬓发美丽,善于骑射,精通乐器,才思敏捷,又性格果敢。因此成为智氏的新家主。

晋国讨伐齐国时,荀瑶曾经担任主帅。在齐国军队探查时,荀瑶的马匹受了惊吓,结果荀瑶非但没有撤兵,反而依然冒着从马上摔下来的风险,继续去完成任务。之后,大臣们问他为什么这样冒险,荀瑶叹了一口气。原来,他也并不是一点也不害怕,只是知道齐国人发现了他带着晋国智家的旗帜,看到他撤回去,一定会追击他,到时候晋国的兵就全完了。

等到真的快打起来的时候,长武子请求为荀瑶算一卦。荀瑶笑了笑,“我出战之前,国君已经上告天子,天子的大巫已经在宗庙算过了,龟背显示这次的战绩会很好。再说了,齐国人抢了咱们的英丘,国君命我出战,我此番前来并非耀武扬威,而是夺回英丘。如果打败了,必然要被国君治罪,如此说来,卦象吉凶对我而言,早已没有了意义。”之后,齐国和晋国在犁丘作战,齐国大败,主帅颜庚被荀瑶擒拿。

之后,荀瑶又被派去讨伐郑国。趁着荀瑶的士兵在桐丘驻扎时,郑国的驷弘向齐国求救。齐国的陈成子派颜涿聚的儿子去援救郑国。荀瑶听说之后,知道自己带的人马不能打赢两个国家的联军,于是借口没有占卜到齐国的插手而撤军。虽然撤了军,但是荀瑶还是狠狠地羞辱了陈成子一番。直言陈氏就是因为郑国才寄居齐国。陈成子非常生气,也反击智氏也不会长久。

数年之后,荀瑶再次带着晋国的兵马围住了郑国。驷弘认为荀瑶好胜心强,只要郑国示弱,荀瑶就会退走。谁知道,这次荀瑶竟然直接攻打南里和桔秩之门。到了郑国城门时,荀瑶决定打进去,而赵鞅担心国君在这里,于是不让攻打。荀瑶认为,为了晋国,牺牲国君也可以。赵鞅却并不同意。双方发生了争执。不过,即便是这样,晋国还是最终击败了郑国。

为了扩充智家和国君的实力,荀瑶决心讨伐卫国。

荀瑶刚刚担任晋国执政时,曾经接受过吴国使臣赤巿的拜贺。之后,荀瑶突然特别热情地要求派兵护送赤市。赤巿心里觉得十分奇怪,心想荀瑶平时做事非常高调,怎么今天如此谦恭?于是,偷偷派人打开自己的船舱。这下可下了赤市一跳,原来船舱里还埋伏着许多晋国士兵。赤市惊出一身冷汗,不好,荀瑶是想借自己的使团除掉卫国。想到经过卫国时,卫国国君和执政的款待,又想到自己不能背黑锅,赤市立刻下令不再经过卫国。由于没有提前收买赤市,荀瑶的计划就这样第一次落空了。

第二次,荀瑶又送给卫国国君四百匹野马,和一块白璧。卫国自国君至群臣都非常开心,只有南文子担心晋国此举是要讨伐卫国。果然,这次荀瑶给卫国国君送礼其实是打算借先祖荀息的计谋讨伐卫国。来到边境后,荀瑶发现卫国竟然安排了重兵把守,知道自己的计谋已经被揭穿,只好撤兵。

第三次,荀瑶为了讨伐卫国,又假意流放自己的嫡长子到卫国,又被南文子识破。南文子劝说卫国国君,他认为荀瑶的嫡长子荀颜平时很受宠爱,如果不是犯了弑君弑父这样的大罪,或者智氏倒台,是不可能被流放的。然而,如今智氏风头正劲,晋国国君也好好的。这里面一定有古怪。于是,卫国国君和南文子让守将好好查看,说如果荀颜带的兵车超过五乘,就不要迎进卫国了。荀瑶一想到自己给儿子的随行队伍塞了好多士兵,于是赶快把儿子召了回来。

虽然,荀瑶的攻打卫国的计谋老是被拆招,但是也不是每个国君都不会上荀瑶的当。攻打卫国不成,荀瑶又将攻击目标指向仇犹国。可是,交通太不便了,于是荀瑶特地给仇犹国君送了一口大钟,这口钟竟然有一辆战车那么大。仇犹国君不敢不收晋国的重礼,又想结交荀瑶,于是答应会清道迎钟。大臣赤章蔓枝认为这里有诈,连忙阻止。他劝说国君三思后行,防止士兵就隐藏在送礼的使臣中。然而,国君拒绝了。赤章蔓枝愤而出走卫国,等到七天之后,赤章蔓枝到了卫国之时,仇犹国已经灭亡了。原来,仇犹国去掉天险之后,晋国使团突然脱掉礼服,露出铠甲刀兵,在仇犹国大开杀戒。

文能诡诈灭仇犹,武能带兵攻齐郑。很快,荀瑶就凭借着政治资本和能力,从执政变成了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重要卿家。他的内心也不再是效忠国君,而是专权晋国。荀瑶和韩赵魏三家瓜分范氏和中行氏之后,晋出公大怒,跑到齐国和鲁国借兵,想灭了智氏和三家。四个家族担心被齐鲁诛灭,于是联合在一起围攻出公。出公最终死在了逃亡的路上。之后,荀瑶又拥立晋哀公为国君。

哀公的祖父戴子是晋昭公的小儿子,戴子的儿子忌一直和荀瑶关系不错。所以,荀瑶虽然打算直接篡权,但是考虑到戴子一脉还没断绝,势力尚存,于是改变了主意。拥立戴子的骄做国君,而自己则把持晋国朝政,使得智氏实力达到最强。

然而,令荀瑶万万没想到的是,智氏的灭亡之时也快要到来了。当年,荀瑶修建宫室时,家臣士茁就曾经忧虑地说,华美的宫室,它们的主人多半无法安生。智氏的居室是诸卿中最华美的,然而,危机也是最大的。作为晋国奴隶制度的新代表,智氏终将成为韩赵魏等贵族的眼中钉。在接下来的故事里,智氏又将上演怎样的悲剧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