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之家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

《打狗棍》中,那图鲁竟被洗白为“国民老公”,二丫头同意了吗?

2022-01-27已围观来源:互联网编辑:女人之家

最近流行起来一股歪风邪气很令人讨厌,就有些人特别喜欢给传统印象中的坏人平反。

比如遗臭万年的潘金莲,成了敢于追求美好爱情的女性先驱;《情深深雨濛濛》里坏得流油的九姨太王雪琴,成了最爱孩子的好妈妈;就连《打狗棍》里的汉奸那图鲁,都成了国民老公。

似乎不来点标新立异的观点,就无法夺人眼球似的。勇于打破旧观念是好事,但我们看问题不能只看一个方面,要全方位地去看。

就比如《打狗棍》里的那图鲁,他真的是最值得嫁的那个人吗?真相往往比想象的更残酷。

1.喜新厌旧的那图鲁

那图鲁对玉格格是真的好,这点不得不承认。

清王朝灭亡了,铁王爷又沾上了黑疙瘩导致家道中落,玉格格不得不靠典当首饰来维持生计。可以说她的生活连一些平民百姓都不如,可是她却始终维持着没落贵族的优雅。

那图鲁人如其名,粗鲁得很,但对玉格格却始终宠着。成亲时,玉格格翘着兰花指等人来扶,那图鲁就小心地垫着袖子像下人一般地扶着她。

展开全文

新婚之夜,玉格格摆架子发脾气,让小铃铛收拾东西要回家。其实玉格格和那图鲁都知道,铁王爷已经被债主赶出家门,沦落街头了,玉格格现在已经没有娘家可回了。

所以那图鲁给不给她台阶下都无所谓,可是那图鲁是怎么做的呢?他像模像样地给玉格格作揖赔罪,说:“别收拾东西了,我那图鲁认错了,还不成吗?”

玉格格继续摆谱道:“你娶的是格格,你就该知道如何服侍格格。”

那图鲁继续哄着:“格格您就请好吧,我一定把您伺候得舒坦喽。”

婚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那图鲁都如此这般地哄着宠着供着玉格格。但这就能说明那图鲁是宠妻狂魔、五好先生吗?别忘了,他可是个坏人啊!

1)那图鲁非常愚孝,且喜新厌旧。

他爹那麻子让他休妻,他就休了。原本是哄着前妻先回娘家,信誓旦旦地说会找机会再把她接回来。但自从娶了玉格格之后,那图鲁得意忘形,早就把给前妻的承诺抛于脑后了。

那麻子死后,前妻跑回家中跪求那图鲁,那图鲁怕动了玉格格的胎气,硬是把前妻给逼得自尽了。

2)那图鲁心狠手辣

论理,小铃铛比玉格格对那家的贡献要大得多。那家没落之后,仅有小铃铛这个忠仆守着那家老宅,还请人写了牌位。

小铃铛嫁给那图鲁之后,又给他生了个儿子,完成了那图鲁传宗接代的心愿。

但那图鲁是怎么对待小铃铛的呢?那图鲁用最恶毒的语言辱骂小铃铛,说:“你怎么不去死啊?我嫌你脏。”最终逼得小铃铛走上了玉格格的老路,追随玉格格去了。

那图鲁对玉格格好,一是因为玉格格的身份,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价;二是因为玉格格漂亮、有女人味。

他对玉格格哄着也是看自己心情的,在被玉格格语言刺激后,他也会一巴掌把玉格格扇倒。

试想,如果玉格格没有上吊,而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老,或者那图鲁遇到了地位更高、更漂亮的女人,他还会一如既往的对玉格格吗?

2.兄弟最大的戴天理

戴天理不愧是《打狗棍》中的大男主,走到哪里都自带光环,做什么事情都代表正义。

哪怕是秀儿为了他申冤而早产生子,哪怕秀儿拼了命也要再给他生个儿子,都抹杀不了戴天理的高大形象。

戴天理对秀儿好像也不错,给她弄来了黄顶子的花轿,并亲自去接亲,被揭了黄顶子之后又背着秀儿进门,给足了秀儿面子。

新婚之夜,戴天理又对哭得梨花带雨的秀儿说:“打今儿起咱俩就是一家人了,没谁家的门槛高啊低啊的,以后不兴说这个。”

秀儿马上就对戴天理表忠心:“大少爷请放心,我一定好好孝顺公公,伺候好大少爷,早日给戴家传宗接代,给您多生几个儿子。”

秀儿怀孕后,戴天理又非常关心地对秀儿说:“打今儿起,登高哈腰的事都不能干,听见没有?”

可是戴天理实际上是怎么做的呢?

秀儿还没显怀的时候,夫妻俩边说边往床边上坐,戴天理顺理成章地坐下等着,是怀了孕的秀儿蹲下来伺候戴天理脱鞋袜。秀儿挺着大肚子的时候,还给戴天理端洗脚水。

戴天理也曾提议请个佣人照顾秀儿,不过秀儿说:“秀儿知道自己是什么家世,可不敢让别人伺候我。”

戴天理马上答应:“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。”简直令人怀疑他的诚意。

甚至直到临死时,秀儿对戴天理都一直叫“大少爷”,没有改过口。秀儿明明是戴家少奶奶,却始终卑微到尘埃里。

在戴天理心里,禁烟重要、粮食重要、兄弟重要、丐帮重要、若冰重要,唯独这个乖巧懂事的媳妇儿不那么重要。

他嘴上说着“你可不能再做这些体力活儿了”,实际却没有亲力亲为地帮她解决任何麻烦,甚至心安理得地接受秀儿的侍奉,这就是戴天理。

秀儿的悲剧是那个时代造成的,也有原生家庭教给她的陈腐观念的原因在内,但婚姻的幸福程度还是要看丈夫对自己的态度。

在大部分的时间里,秀儿都是在自己感动自己。所以就婚姻的幸福指数来看,秀儿甚至比不上玉格格。

3.纯爷们儿二丫头

整部《打狗棍》最有看头的还是于毅饰演的二丫头,这个角色简直就是反差萌,太有意思了。如果说二丫头是宠妻狂魔,他称第二,没人敢称第一。

二丫头为了那素芝,连承德的宅子都不要了,搬回平泉老家住,天天请戏班子来给媳妇儿唱戏。后来同样是为了那素芝,他举家搬到鸡冠子山上。他放着好好的马公子不做,为了老婆当上了土匪。

当土匪头子的日子里,二丫头也是想尽办法哄老婆高兴。只因为那素芝爱听戏,二丫头亲自去学唱戏。

二丫头的座右铭是:“只要媳妇儿高兴,要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就连老丈人那麻子,他也视为亲生父亲般尊重。那麻子去世后,二丫头把家里所有的金丝楠木都给用上了。

管家劝他,说这是他父亲留给他专用的,二丫头却说:“甭管什么棺材,只要能和我媳妇儿合葬就成。我老丈人把亲闺女都嫁给我了,那是对我恩重如山,这金丝楠木我老丈人配得上。”

那素芝被二丫头感动,真诚地感慨道:“我现在才明白,爹为啥不让我嫁给戴天理,他是对的。戴天理就是个牲口,你马公子才是这世界上最有情有义的人。”

同时,二丫头也是这部剧中少有的智商高、情商也高的人。他看问题特别清醒,只是有时看破不说破。

他曾经说过:“我叫二丫头,我不是二傻子,但我可以装疯卖傻。只要能讨我媳妇儿一个欢喜,我怎么着都成。”

如果二丫头仅仅是个老婆奴,那这个人也没太多出彩的地方。可就是这样一个娘娘腔,却带领着一山的土匪举起了抗日的大旗。二丫头生得渺小,死得悲壮。

二丫头马一,他表面看起来特别娘,但骨子里却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,可爱又可敬,令人竖大拇指。

4.写在最后:

那图鲁、戴天理、二丫头这三个男人,最值得嫁的大概就是二丫头马一了吧?

那图鲁可以宠玉格格,但他也逼得三个老婆都走上了自尽的道路。

戴天理看似对秀儿很好,可不过是打着爱妻的名号,享受着妻子的付出。

只有二丫头最值得依靠了,他和那素芝虽然是有名无实的夫妻,却也着实赢得了妻子对自己的尊重。

在外,二丫头能给妻子撑起一片天;在内,二丫头会细心地替妻子着想。可以说,二丫头是用尽自己的整个生命去爱和尊重自己的妻子。

那图鲁把妻子宠成了格格,戴天理把妻子变成了使唤丫头,只有二丫头把妻子视如皇后。

还是那素芝对二丫头的评价最到位,她说:“爷们儿不仅得外表看着像个爷们儿,得心底里是个爷们儿。马公子,你是个真爷们儿!”

我是瞬之恒,喜欢读奇怪的书,喜欢追经典的剧,喜欢写爱写的文,喜欢和你分享看到听到的点点滴滴。